兴趣使然的写作,此写手内心压抑

轻科幻#1——木卫三的雨

         新人码文第一篇,写的不好见笑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Gary躺在首都城外的一个小山丘的草地上,望着夜空,空中两个月亮格外明亮,甚至亮过了天狼星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上一次看见月亮是什么时候?他尝试回忆起来,但不知为何就是想不起来。他像孩子一样,一根一根地拔着草,夜里是那么的宁静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当然他知道,这些草都是仿制的。木卫三表面没有降水,所以整个星球全是沙漠。自人类在木卫三殖民以来仿造了很多地球自然环境,仿真草也是其中一个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要知道,报社不太让Gary出城,他今晚是偷偷溜出来的。首都没有名字,所有人都直接叫它首都。首都本来是有名字的,但就在三
年前,首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木卫三被迫移交地球直接管辖,之后首都原本的名字就被遗忘了。新政权上台后实施了很多政策,但在Gary眼里这些政策都是银河笑话。我才不吃什么联合政府这一套,Gary对自己说。当然,对于政治他一窍不通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Gary是首都胜利报报社的一名普通文员,社交面不广,也没什么突出表现。胜利报作为全球指定的官方报纸,政治宣传因素必不可少,而Gary“很不巧”的就是该板块排版文员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该死,去他的政治,我只想过安稳生活,娶妻生子,太太平平。”Gary的抱怨不是没有根据的:政府立法规定了宵禁,控制资源分配,居然还严格控制社会党派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Gary这么想着,虽然这些行为他基本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他就是讨厌这样的政治,因为他感觉自己过的很压抑。他知道规则有其存在的意义,但不应该是如此存在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去他的宵禁,去他的胜利报!”这几天Gary的上司交给Gary的任务是——排一版主题与木卫三降雨有关的版面。虽然他的任务很简单,只是码字排版,但他做的很不情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意思啊!把市民当傻瓜吗!”Gary拒绝撒谎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Gary一激动,拔掉一块草皮。没过几秒草皮又恢复了原样,Gary因此而更气愤了,他大骂着这病态的生活,这病态的星球,这病态的草皮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他冷静下来,他明白自己无法摧毁这块草皮,但就是气不打一处来。Gary小时候总想着做一个超级英雄,也许是因为他地球漫画看的比较多,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木卫三上,这个梦想根本无法实现。他开始幻想,幻想地球的景色,地球人的生活方式,地球人的“政府”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也许有一天我可以有幸去地球走一圈,就算一两天也好啊。他这么想着,这几年社会一直在动荡,民愤爆发,游行不断,罢工事件也越来越多,治安力量跟不上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多好的新闻!政府这是自作自受,自作自受!”Gary又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。他也想参加游行,想罢工。但他碍于身份与饭碗,没办法加入他所谓的“兄弟姐妹”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星球都在动荡。独立的口号在镇压下显得断断续续,电视台时常被黑客入侵,夜间新闻转眼间变成了独立口号。Gary一时间感觉到了恐惧,不是对政府的,是对“乱党”的。最为公职人员他明白自己的工作场所很容易遭受“打击”——不论是哪种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 Gary深吸一口气,尽管四周的绿色都是“仿冒品”,但它依旧散发出独特的人造芬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应该自己办个报社,就叫……罢工社!没错!”他叫了起来,但显然是没想好,过了几秒他就开始抱怨这个名字有多蠢。他想不到别的好词了,因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罢工去游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想不通,为什么我们不能治理自己?地球欠我们一个自治权!”想的很好,但他不敢喊出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夜深了,两个月亮重合在一起。Gary不想回去首都,第一是他还没有发泄够,第二是他怕自己被抓宵禁,甚至被认为是独立派,都会被抓并受处罚。如此第二天他的工作就要变成了排一版关于“公职人员带头违反政府法规”的版面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想想都恐怖,Gary本来就没什么本事和人脉,丢了这份工作那他就只能做个“改造地农夫”了。就在前两周Gary听自己的一个同事说她一个“改造地农夫”亲戚在外区的农场被陨石雨毁了,险些丧命了都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是啊,想想都恐怖。Gary倒吸一口凉气,继续趴在草地上。他遥望着灯火通明的首都,现在应该是有游行在进行。然而他真正害怕的不是丢饭碗,而是身边人异样的目光。如果我也是一个“叛党”,我的上司会怎么看我?我的同事会怎么看我?我的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突然一声巨响使Gary吓了一跳,也帮助他不再瞎想。他立即抱住自己的头,一动不动的趴着——其实是他吓得没有力气移动。许久,他终于抬起了头,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难以置信:首都就是一片火海。街道上的轰鸣声Gary听得一清二楚,甚至清楚的有些可怕。Gary把目光转向市政大楼——然而现在已经不复存在。他又看向胜利报报社大楼,没有一扇完好的窗户,四处冒着火星。四处都有游行口号,旗帜冉冉升起,那是独立派的号召!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天,”Gary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然而双手放置的位置并没有改变。他抱着头,而这一次占据他身体的不是恐惧,而是别的,无法言表的心情。他看着四处飘落的火星,一个劲的尝试不再大喘气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直到Gary终于闻到硝烟的气味,他才真正冷静下来。他踢着草皮,开心的在草地上飞奔跳跃。他很高兴,他高兴明天不用面对那恶心人的工作,更高兴就算上班,他也有东西可以写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木卫三的雨下了,下到Gary心坎里去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016-2-1
各位看完有什么建议请评论我谢谢!感谢你们很有耐心的看完它!
      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 )

© .MC | Powered by LOFTER